White Describe

【亨本士兵组:硝烟散尽(上)】

私设如山

篇名与内容没什么关连性

文笔渣

短篇

OOC

Colley & Rafe

设两人都在二战时期,而且都是飞行员,Colley腿断了但是接上义肢,Danny没死并且与Evelyn结婚,Rafe与Colley同在飞鹰中队。

 

(上)

从驾驶舱里高温高压中,一头砸进冰冷的海水,每一寸军服包裹着的肌肤都感到无比的刺痛和寒冷,呼吸被剥夺,Rafe的脑袋也像是进了水的计算机主机,不停的闪动着杂乱的讯息、画面,Evelyn和Danny的残像浮现在闪着白花的眼前,关于两人的回忆不停交错着,Rafe死命地扯开身上的装备,在机身沉入海底卷起涡流、把他拉下去陪葬之前,胡乱的游动着四肢,奋力挣扎。他大口大口地想获取空气却喝入海水,身体愈来愈沉重,有好几只强壮的手,抓在Rafe身上,要把他拖下去,绝望随之袭来,Rafe向上天祈愿……求你了,让我见到Evelyn,除此之外别无所求──让我活下去──。

几乎失去意识的情况下,Rafe只知道死命地将自己的头部浮出海面,并抓入任何漂浮物,求生意志如此的强烈,但是身旁却似空无一物,毫无希望,Rafe不愿被绝望支配,他仍旧向上帝祈求着……

 

头痛欲裂,但Rafe还是努力的睁开浮肿的眼皮,陷入沉睡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,他可不想一觉不醒。模糊的视线和昏暗的灯光,让Rafe一度以为自己已经瞎了,周围充斥着陌生的语言,有点熟悉,但是脑袋还反应不过来,Rafe静静地睁着双眼,他不想思考,而脑中唯一清晰的讯息是──他活了。这种喜悦即使被滔天的疲惫冲刷过依然闪亮,他还活着,是的,可以再看见Evelyn了,还有Danny,想到此处,他紧绷的神经不禁一丝一丝的软化下来,眼皮也愈来愈沉了,周围还是一样嘈杂不已,远方似乎还能听见隐隐的炮火声,但此刻Rafe却觉得无比的安心,似乎已经脱离了战场,回到了那个黄金色的小麦田里,看见停在仓库旁老爸的红色小飞机,自己和Danny就躺在田埂上咬着草根,讨论着有关飞机的事。

“醒了?”

一声纯正的英国腔刺进Rafe已经变得软绵绵的脑袋里,他才不想理任何人,现在他想只想专心地睡觉,只感觉嘈杂的声音变得稍小,伴随着关门声,来者似乎来到他的身旁坐下,Rafe不想浪费精力转动眼球,而且他的身体像是被胶水黏在床上一样,无法动弹,这个狼狈的情况让他更不想理人,Rafe猜测他应该是当地驻扎的英国小兵,前来收拾他的狗牌和尸体的,不过──哈,没想到吧,我还活着!

Rafe想睡了,他认为目前的一切已经没什么好烦恼的了,不久后他就可以回到美国,去夏威夷,找到Evelyn和Danny,告诉他们自己一切都好,不用再担心……Rafe缓缓的扣上眼皮,意识还没完全沉没,他感觉到来人在找他挂在脖子上的狗牌,虽然很想睁开眼好好地瞪一瞪这个家伙,但Rafe觉得太累了,连一根羽毛都能把他压倒在地上,在陷入沉睡的时刻,他听到有人在叨念着他的名字。RafeMcCawley。

 

欧洲战场需要美国,然后,Rafe便来了。他承认自己是为了展现,他承认自己太过骄傲,急着想成为英雄,当然,他是英雄。加入飞鹰中队后,Rafe算是真的开了眼见,英国也有一堆跟他一样厉害的家伙,只不过他们似乎都少了点什么,Rafe心想。是少了被大太阳晒出的小麦色肌肤、还是少了那份对捍卫生命和国土而血液沸腾的新鲜心脏?看得出来,这些英国人已经被战争折磨了许久,双眼除了战争、和盼望着战争结束,也无其他杂质,战争的走向也牵动着他们被打磨的精神状态,最糟糕的结局便是如同Danny的父亲那样,战后创伤症候群。自己也会像他们一样吗?这个问题一浮现便被打散,不会,Evelyn在等我回去,一切都会结束的。Rafe再次醒来的时候,时间似乎在深夜,周围很安静,听得见一些远近交织的虫鸣,Rafe想爬起来,他的身体稍微恢复了体力,天知道他在海里泡了多久,他的脚还是软软麻麻的,他在床上翻了个身,感觉身体正在慢慢恢复知觉,同时他也发现了一双黑亮的眼睛正盯着他瞧。

“你……”Rafe不确定这家伙是好是坏,他勉力的想说点什么,而该死的身体光是将上半身撑起来就酸痛不已,让他的动作更加吃力,一个男人在黑暗中朝他走了过来,手上似乎拿了什么东西,太黑了看不清楚,Rafe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液体透过瓶口往自己嘴里灌了进来,下意识想别开头,却被一只手扶住后脑,被迫吞下液体,一个声音说着纯正的英语安抚他:“别拒绝,这可是法国人酿的好酒,战争开始之后他们就没时间酿这些葡萄酒了。”

Rafe在黑暗中看了对方一眼,可惜真的太暗,他只看见对方的笑容,他顺从的多喝了几口,酒香弥漫在鼻腔和喉头,久不能消散,对方放开Rafe,在床头开了一盏小灯泡,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,并似笑非笑的看着Rafe,而Rafe终于能看清楚那家伙的样子了,有了美酒润喉,Rafe开口问:“这里是哪里?”

“法国某处的小渔村。你被渔民打捞上来。”

“噢。”Rafe垂下双眼,在心中感谢着上帝。

“怎么不问问我是谁?”

“你谁?”

对方低声地笑了,这张脸笑起来还真好看,就跟Danny一样,Rafe心想。

“我也是飞鹰中队的,McCawley中尉。”

Rafe真诚地感到讶异:“可是我没看过你。”

“是的你当然没有,毕竟你顶替了我和我队友空缺出来的位置。”对方一手搭上Rafe的肩膀,恰到好处的捏了捏,“还记得你的战机前一个使用者吗?把引擎关上才断气的好家伙,那就是我的队友。”

“抱歉。”Rafe带着敬意回望了对方一眼,他想起在英国长官的带领下见到的那台战机,机身上带了几个洞,还有沾满鲜血的驾驶舱。

对方笑了笑,将视线转移,“我的话,就没那么英勇了,德国佬突袭基地,我还来不及登上战斗机,看到一个战友倒在地上,想去拉他起来,却被炮弹波及到了一条腿。”对方拍了拍自已的左大腿,低声道:“便成了这副样子。”

Rafe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,目光扫过对方的双脚,从左裤管里伸出来的是机械义肢,他为他感到可惜,如果能和他一起在天空中奋勇杀敌就好了,这家伙一定也是个英雄。

“请问如何称呼?”Rafe礼貌地问。

“叫我Colley就好。”

 

Rafe和Colley在法国一起待了一段时间,Colley说再等到战局稍缓,伤兵就能回到国土,他们成为了朋友,无话不谈,Rafe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,居然能有第二个朋友和自己这么契合,第一当然是Danny,不过Colley在他心中的地位也一直往上提升,他们从战事聊到了情事,Rafe告诉Colley关于Evelyn的事,他知道自己现在蠢得就像个无可救药的爱情傻子,不过还是忍不住炫耀般的向Colley滔滔不绝的说着,他和Evelyn的Frist Kiss被Colley笑得不行,Rafe不悦的表示自己的鼻子绝对没有因为被软木塞打到就此歪掉,他坚称自己现在还是一样的英俊,Colley之后有事没事都盯着他的鼻子瞧,嘴角带着深深的笑意。Colley也和Rafe聊到自己的过去,Colley说自己曾经是个让老师头疼的臭小鬼,总是带头在班上捉弄老师,加入英国皇家空军之后,渐渐褪去了稚气和顽皮,经历了战争后,已经从男孩变成了男人,Colley笑着说他的导师见到他现在这个样子,一定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

“等战争结束之后,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美国?”

Colley转头看见Rafe那双焦糖色的双眼,充满了期盼和真挚,忍不住微笑。

“为什么不是你来英国找我?”

“也可以啊。”Rafe答应了,“一言为定。”

“好。”Colley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双眼里充斥着太多太深的讯息,Rafe无法得知,他们就快要分开了,Colley明天就会回到故乡去,可以去探望他的老师,而Rafe则会被转移,准备回归故土,一想到即将见到Evelyn,他就快坐不住脚。夜晚,他们在法国的沿海边散步,这里的天气让Rafe受了不少苦,毕竟在美国南方出生的阳光小伙子,怎么能受得住这里的寒冷,Rafe双手抱胸,靠在Colley身边取暖,Colley见他这个样子,说了句再兜一会儿就回去,解下身上的外套不顾Rafe爱面子的抗拒,盖在他身上。

“hey,limey!(英国佬)”

“What’sup,yank?(美国佬)”

两人大笑了起来,然后互相搭着肩膀,像是两个醉鬼般摇摇晃晃笑闹着走回去。Colley送Rafe到他房间门口,Rafe本来还想邀请Colley进去喝酒,但是对方谢绝了,他们站在门口又聊了一会儿天,好像永远有话可以说,空气中弥漫着咸咸的气味,海风从对方身上卷来一股温热的气息,就像是夏威夷的凉风一般,昏暗的门口小灯映着两张带着微笑的脸,Rafe笑着笑着,抬起头发现Colley正深深的看着自己,那张英俊的脸看起来似乎有些悲伤和沉重,Rafe忍不住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我担心。”Colley老实的回答。

“担心什么?”

“担心你不来英国看我。”

Rafe笑了起来,他笑的时候嘴角总是一高一低,看起来带着邪气和帅气,还有满满的骄傲,“你傻呀,我怎么可能不来看你,说不定还可以带Evelyn一起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Rafe被Colley拉了过去,随即,呼吸交织在一起,体温瞬间升高,Rafe还来不及反应,嘴唇便被吻住。他惊讶地瞪大双眼,只看见Colley纤长浓密的睫毛在颤抖,像是只黑色的蝴蝶……

腰不知什么时候被搂上,Colley的一吐一息都烫伤Rafe的脸颊和肌肤,对方的双手在自己身后摸索着,带着安抚性质的抚摸他的背部和腰,Rafe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允许对方继续的,他只是无法动弹,也许是太过讶异,也许是其他的。在快被Colley揉进身体里时,Rafe用力推开了他,让两人恢复了原先的距离,他看见Colley不稳的站直,左脚似乎在颤抖,两人对视着,似乎都对于刚刚的亲吻感到诧异,Rafe奋力地眨着眼,他的身体好热,脑袋快烧焦了,必须说点什么,稳住呼吸,Rafe终于憋出一句,该死的、不知所措的话。

“stayaway.”*

 

 

TBC

注*:“stay away.”引用电影中的对话,当Rafe回到夏威夷却发现Evelyn和Danny在一起时,对Danny说的台词。


评论(5)
热度(58)

© White Describe | Powered by LOFTER